万搏原生体育客户端

一篇“网红”隔离日记背后的温情故事

统筹:羊城派记者 刘云

采写:羊城派记者 郑少玲 王漫琪 赵映光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许多身在异乡的湖北、武汉籍市民,一时之间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在住宿、就医、饮食方面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困难。羊城晚报响应中国晚报工作者协会倡议,设立“你呼我应,同帮武汉人”专题开通热线,密切关注在外湖北武汉人的求助与受援故事。

自驾出游至汕头的武汉市民蔡女士(化名)一家,当武汉封城之后,他们跟所有在外漂泊的武汉人一样惶恐愕然,不知所措,但好在有汕头人民的安慰与帮助,让身在异乡的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1月29日,蔡女士的一篇文章《武汉市民的隔离日记:滞留异乡,我们受到了这样的“特殊对待”》在网络和微信群、朋友圈热传,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和点赞,让许多人在这个疫情突如其来的冬天里,感受到了“与子同袍”的融融暖意。网友纷纷盛赞:汕头是一座温情的城市。事实上,除了这篇“爆款”的隔离日记外,羊城派记者连日来在汕头抗疫一线的采访中,也见证了许多默默涌动的温暖和爱心。

30日下午,羊城派记者辗转联系上了网红隔离日记的作者蔡女士,并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其进行了独家对话。

独家对话《武汉市民的隔离日记》作者:

汕头人民很暖心,真心很感谢

离开武汉前不知道疫情严重

羊城派: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这个疫情的严重性的?

蔡女士:我们一家是20日离开武汉开始自驾游的,到23日老家武汉封城消息出来后,我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在那之前,我们在武汉的生活一切如常。戴口罩的人非常非常少,还有各种培训机构的年底汇演等活动照常进行。

因为小区群、同学群、同事群、学生群里,大家聊的话题都是在哪里过年,回家要带哪些年货,年终奖发了多少,没人说有疫情的事,也没听说有人得病了。各单位照常开年会,孩子还照常去校外培训班上寒假课程。我想没人会拿孩子的健康开玩笑。12月份有段时间,武汉流感多,有些班级停课,我们都不敢让孩子出门,校外课程全部请假,因为大家知道流感会传染。

安排隔离的工作人员很友善

羊城派:你们刚开始到达汕头入住酒店时,是怎样一种情形?

蔡女士:1月23日,我们全家自驾到了汕头,当时入住的酒店需要测量体温,我们也自觉都戴了口罩。我们在前台用身份证登记入住时,工作人员并没有因为我们是武汉人而拒绝让我们入住。

新年钟声敲响之后,酒店附近的派出所就打电话向我们了解情况,我们把自己的行踪和居住信息都向他们做了认真汇报。

羊城派:什么时候开始接受隔离的?

蔡女士:1月25日夜晚11点多,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找到我们,并让我们到当地一家酒店进行隔离,并告知我们当地政府会提供免费住宿和一日三餐。工作人员还一直说请我们多体谅,态度很好,给人很暖的感觉。我们感觉很抱歉,给他们添麻烦了。

蔡女士所在的隔离酒店

每日专人送餐、消毒防护到位

羊城派:现在当地政府是如何跟进你们每天的健康状况的?

蔡女士:现在每天都有工作人员来给我们测量体温,每天两次。而且每天也会对我们的房间进行消毒,隔离防护措施做得很到位。

羊城派:隔离期间,工作人员如何安排你们的吃饭问题?

蔡女士:每天都有专人送饭菜到我们房间门口,工作人员将餐车推到我们房门口时就会敲我们房门,甚至还会跟我们简单交流几句。尽管只是简单的聊几句,却极大地缓解了我们的精神压力。如果我们一天见不到一个外人,那我们会真心感觉被彻底隔离了,情绪也会更加不安。

我们本来也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但现在汕头这家酒店还给我们免费提供了宵夜服务,我们真心感到十分温暖。

蔡女士隔离期间的每日三餐

隔离期不忘锻炼身体,孩子着急寒假作业

羊城派:你们每天的隔离生活都是怎样过的?

蔡女士:看书、看电视、看手机,还有在房间跑步。房间有地毯,小跑一下应该不会影响楼下的房间。但我现在并不敢打开微博看消息,也不敢跟外面的人联系太多,因为网上有太多负面的消息让我感到惶恐不安。

羊城派:为什么还要保持锻炼身体?

蔡女士:我和老公原来在家的时候都有夜跑的习惯,我老公本来还中签了今年四月份的武汉马拉松。武汉马拉松的中签率很低,如果因为这次武汉疫情而取消,也真的太可惜了。

羊城派:孩子对这次疫情知道多少?

蔡女士:孩子对疫情并没有概念,但她很着急自己的寒假作业。这几天一直说做梦,梦见开学了但自己的寒假作业还没写完。

“从没想过逃离武汉,只想尽快回家”

羊城派:目前你对自己的隔离生活有什么感想?

蔡女士:目前我们的隔离生活都还好,汕头人民很暖心,真心很感谢。我和很多朋友说,我们在这里很好,大家还约着等疫情过去了,组团来汕头旅游,用实际行动感恩汕头。但因为这次自驾游本想着只是出来玩几天,到初二初三就准备回武汉的,并没有带充足的个人用品出门,因此现在我们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很充足,女生用的护肤品之类的也快用完。我只想说,我们从没想过要逃离武汉,只是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所以希望全国人民能够对我们这些漂泊在异乡的武汉人多一份理解和宽容。

羊城派:隔离期结束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蔡女士:我本身就是一名共产党员,现在武汉疫情这么严重,我却不能回去为家乡帮忙,反而自己隔离在外,内心非常愧疚。感觉自己真的像一个逃兵一样,非常难受。这种感觉很糟糕。所以,隔离期结束后,我们想马上回武汉,马不停蹄地回家,因为武汉才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亲人,我希望能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

相关新闻:

1月29日下午,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龙湖医院9楼隔离病区里出现了感人一幕:该院感染管理科科长程本坤为一名9岁的密切接触观察者小张(化名)送上了一个生日蛋糕。30日下午,羊城派记者通过电话连线程本坤,还原了该温情一幕的背后故事。

采访手记:

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着亿万中国人民的心,病毒由武汉而起,全国各省市随之纷纷投入“战疫”,一场依靠人民群众的疫情狙击战已经打响。武汉封城,那些漂泊异乡而一时不得归家的武汉人为数不少,身为同胞,此时此景给予的不应是歧视和排斥,而是在做好自我保护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为那些在外的武汉人提供帮助,让他们相信:全国人民都愿帮助他们共渡难关;对于感染患者,我们也要有清楚的认识:我们要隔离的是病毒,而不是人心,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更快更好地打赢这场艰难的“战争”。

来源 | 羊城派

责编 | 杨逸芸

审签 | 樊美玲

实习生 | 张素洁

Back To Top